最高法:即使印章是真实的,公司也不必承担法律责任。

最高法:即使印章是真实的,公司也不必承担法律责任。

判断的主旨

本案涉及的协议印章的真实性已经核实,但由于印章的顺序和文本以及文本的形成日期对协议的真实性也有重要影响,一审法院没有以正式文件的形成为理由予以支持。印章和文本不影响协议的真实性,虽然在协议上加盖的印章是真实的,但由于协议的形成相对独立于印章的加盖,所以协议的形成是双方自愿行为的反映,印章的加盖是协议的加盖者。双方同意的声明,即协议。两者相互关联,相互独立。从证据的意义上讲,印章的真实性一般可以推定为行为双方自愿形成的真实性,但当有证据否定或怀疑协议的真实性时,不能根据印章的真实性直接推断协议的真实性。也就是说,印章仍然是证明协议真实性的初步证据,人民法院在认定协议真实性时,应当综合考虑其他证据和事实。

案例简介

1。2005年5月1日,陈成宇与长宇公司签订本协议(以下简称5.1协议)。双方就内蒙古自治区榆树沟、林格县合作开采黑花岗石型石榴矿达成了明确协议,2007年11月,由于陈成玉违约,长玉公司向和林格县法院提出撤销双方签署的5.1协议。第五条与林格县法院签订的5.1协议被判决终止,陈成玉拒绝上诉,呼和浩特中级法院判决维持一审裁定,现已生效。

2。2008年9月22日,陈成宇向呼和浩特市中级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昌宇公司赔偿其900万元矿山投资,随后,由于陈成宇未按时交纳诉讼费,呼和浩特市中级法院裁定陈成宇应当撤销该案。

三。2011年11月1日,陈成玉向宁德市中级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长玉公司赔偿其在矿山的投资7112080元,根据2005年5月3日陈成玉与长玉公司签订的补充协议(以下简称5.3补充协议)的规定,长玉公司向陈成玉提起诉讼。协议规定,在双方签署的5.1协议终止后,长余公司将清算并退还陈成玉的投资成本,长余认为5.3补充协议不存在,在审理本案管辖权异议时,福建省高级法院对该协议的真实性进行了鉴定。在5.3补充协议上加盖公章。经评估,在5.3补充协议上加盖的印章为长余公司的真实印章。

第四,宁德中级法院一审判决支持陈成玉的主张,长玉公司拒绝受理,向福建省高级法院上诉,福建省高级法院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第五,长余公司仍拒绝受理,并向最高法院申请再审。最高法院决定开庭审理,最终决定撤销一、二次判决,驳回陈成宇的请求。

判断要点

陈成玉在此案中败诉的原因是,陈成玉仅在5.3补充协议上盖有长玉公司印章的基础上,主张存在5.3补充协议。但是,最高法院认为,公章的顺序和文本以及文本的形成日期对协议的真实性也有重要影响,在此基础上,最高法院提出协议的形成相对独立于加盖印章。合同中加盖印章的真实性一般可以推定为协议形成的真实性。但是,当有证据否定或怀疑协议成立的真实性时,不能根据印章的真实性直接推定协议的真实性,最高法院在确认上述判决意见后,通过对5.3补充协议内容的分析,对5.3补充协议的真实性提出质疑。5.3补充协议的形成和形成过程,并结合陈成玉在原审中隐瞒重要事实信息的事实,最终拒绝接受5.3补充协议相关内容的真实性,陈成玉败诉。

实践经验总结

一个永不忘记过去和未来的教师,为了避免将来发生类似的失败,提出以下建议:

1。公司应加强印章管理,虽然长于公司最终胜诉,但胜诉的危险性很大,公司必须建立科学规范的管理流程。

2.第2条。与外方签订合同时,不可能用印章认出一个人,虽然规定印章或法定代表人签字有效,但对于主要合同,我们建议用印章+法定代表人签字,这样更为稳定。

三。伪造合同、冒用他人名义或者其他侵犯他人利益的行为,都可能构成犯罪,不要轻易模仿,或者偷鸡不烧饭。坐牢不好。

相关法律规定

民法通则

第一百三十四条民事法律行为的成立,可以根据当事人双方意思表示一致或者单方面意思表示。

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依照法律、公司章程规定的议事方式和表决程序作出决议的,应当制定决议案。

第一百四十三条符合下列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有效:

(一)行为人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

(二)意思表示真实;

(三)不得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或者社会秩序和良好习惯。

刑法

第二百二十四条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诈骗对方财产,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情形之一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r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四)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以虚构的单位或者冒用他人名义签订合同的;

(二)以伪造、变造、作废的票据或者其他虚假的产权证明作担保的;

(三)没有实际履行能力的,应当先履行或者部分履行小额合同,诱骗对方继续签订和履行合同;

(四)收受对方当事人给付的货物、款项、预付款或者担保财产后逃逸的;

(五)以其他方法诈骗对方财产的。

以下是最高人民法院审判阶段判决印章问题的讨论。

法院认为,本案的核心是原判决事实和适用法律是否存在错误,以及陈成玉要求长于公司赔偿投资损失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一)原判决事实的认定;

本案原判决常裕公司对陈成玉的投资损失承担责任,主要基于5.3补充协议的可信性和证明报告的客观性和合法性,根据当事人在本案原审理和再审过程中的陈述和证据,法院认为:T认为,长余公司原判决承担投资损失赔偿责任的事实依据不足。

关于5.3补充协议的真实性,2011年9月,陈成玉根据与长玉公司签订的5.3补充协议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2011年长玉公司在第二次移民期间就5.3补充协议向福建省高等法院申请长玉公司的真实性。本案管辖权异议的范围。经福建定力司法鉴定中心鉴定,鉴定意见真实,2013年5月25日,长余公司一审向一审法院提出司法鉴定申请。除5.3补充协议所附公章的真实性外,还提出了确认印章和文本形成顺序、文本形成日期、纸张和日期的申请。经审查,一审法院为长余公司出具了印章,章本鉴定申请不受支持,并不不当;但由于公章和文本的顺序、文本的形成日期等也对认定协议的真实性产生了重要影响,法院首先,由于正式印章和文本的形成不影响本协议的真实性而不支持该协议,在确认5.3补充协议的真实性时,本协议所加盖的印章是真实的,但由于本协议的形成与A加盖公章,是协议双方自愿行为的体现,加盖公章是双方协议的确认,是协议的行为。两者相互关联,相互独立。在证据意义上,印章的真实性是相同的,一般可以推定为构成同意行为的真实性,但在否认或怀疑构成同意行为真实性的证据中,不能以印章的真实性直接推定协议的真实性。也就是说,印章是证明协议真实性的初步证据,人民法院在认定协议真实性时,应当综合考虑其他证据和事实。

我们认为,本案5.3补充协议的真实性不足,主要表现在:一是5.3补充协议从根本上改变了5.1协议的风险负担,这是不合理的,陈成玉无法合理解释,根据陈成玉签署的内部承包合同。2004年9月26日,成渝、刘景银、长宇公司、陈成宇等人在获得矿山产品的采石场生产、定价和营销权的同时,必须自行解决生产和营销活动中所需的资金和物力问题,并承担自己的责任。ASON在生产经营中;同时,陈成玉等人还需要一个以上。二次支付50万元开发补偿费,并根据商品废品价格按比例向长玉公司支付补偿。可见,合作合同的风险主要在陈成玉一方:a此后,双方于2005年5月1日签订补充协议,决定终止上述内部承包合同。虽然昌宇公司同意与陈成宇签订新的优惠条件合同,但同年5月1日签订的5.1协议仍有陈成宇的资金和生产销售人员,同时5.1协议还规定昌宇公司有单方解除合同的权利。协议执行期间不合理开采、采矿权转让、未按合同约定支付赔偿金,并规定陈成玉承担单方解除合同造成的损失,可见陈成玉与长玉公司合作风险一S几乎完全由陈成玉承担,无论是在原内部承包合同中,还是在后5.1《关于长于公司给予陈成玉优惠条件的协议》中,5.3补充协议对双方合作合同期间的风险作出了完全相反的约定。也就是说,合作合同的风险完全转移到长余公司的一方,根据5.3补充协议的内容,无论协议是否有效,长余公司单方或法院裁定协议终止或终止,长余公司有义务退款。除营业损失外,陈成玉的全部投资,同时,有关剥夺另一方申请评估权和明确诉讼管辖权的补充协议,进一步将风险转移给长玉公司。

我们认为,合同当事人的合同地位没有改变,按照合同约定使用全部矿山的补偿费只有240万元,上述协议超出了合作协议的合理范围,这是不正常的、常识性的;陈成玉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仅一天后签署的5.3补充协议的内容,虽然解释是昌宇公司与其他公司签订的合同,但没有提供相关证据支持其影响,解释的可信度不足。

第二,5.3补充协议的基本内容相矛盾,陈成玉无法合理解释,补充协议第二条规定,陈成玉在补充协议第5.1条第一款所发生的损失仅限于营业损失,应与投资方区别对待。TS涉及补充协议5.3第1条,实际上,所谓的经营亏损反映了投资与收益的关系,而陈成玉履行协议中投资者生产经营成本的性质是投资,5.3补充协议明确规定,应D由自己承担,因此其主张是自相矛盾的,在再审中,陈成玉无法在正常履行本协议的情况下合理解释生产经营成本、投资和生产经营风险。同时,于在法庭声明中还表示,他主张投资,因为早期没有产品产出,他挖掘的风化层为后期生产带来了便利。如果有产品产出,其投资和生产经营风险由其自行承担,可见生产经营成本与投资不可区分,经营成本是其自愿承担的范围。

第三,陈成宇在相关诉讼中从未提及5.3补充协议和管辖权问题,这是不合理的,陈成宇没有提及双方签署5.3补充协议,也没有对管辖法院提出异议。虽然陈解释说5.3补充协议当时找不到,但多年后在赵力的私人物品中意外发现,但前后的陈述被发现在不同的地点并结合在一起,补充协议的相关内容对两国有重大影响。RAL关系及其解释是不合理的。

最后,5.3补充协议在形式上与甲方、乙方的规章制度、约定本协议份数和以往承包习惯的条款存在明显差异,根据5.3补充协议的内容和形式、补充协议的形成过程、补充协议的修订情况进行总结。经再审法院审查,陈成玉在原审中隐瞒重要事实信息的不诚实行为,并考虑到常玉公司拒绝加盖公章,不持有本协议的辩护意见,法院拒绝接受5.3补充协议相关内容的真实性。

案件来源:内蒙古长玉石业有限公司、陈成玉合同纠纷民事判决再审申请书最高人民法院(2014)民提178号最高人民法院通知2016年第3号。

延期阅读:四种情况下,印章是真实的,但文件的有效性不被承认:

案例一:翁晓华与浙江邓城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民事借贷纠纷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浙江民生33。法院认定:关于本案借款主体的认定,根据原审查事实,黄宏伟是翁小华2009年7月30日《借款偿还协议》的主要借款人,并提起诉讼。翁晓华和黄宏伟还表示,黄宏伟是本案公安机关查询(审问)笔录的主要借款人。本案中的借款偿还协议虽已加盖涪城公司公章,但其真实性不等同于黄宏伟,本协议真实,协议的形成和盖章在性质上相对独立。公司对密封工艺进行了合理的解释。翁晓华在公安机关查询笔录中还表示,本公司贷款还款协议公章为本公司公章。公司法定代表人陈世金在见证人办公室签字,并带到公司补充。在乙方的情况下,原始审查没有根据贷款和还款协议上加盖的公司印章确认公司为借款人,相应地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案例二:东阳金红商贸有限公司与阜阳汇鑫发展有限公司贷款合同纠纷上诉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2010)第00073号安徽省第二人民法院第二最终裁定法院认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第六条证据的规定第二条第一款。《诉讼法》规定,当事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事实,由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的人负责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在这种情况下,金虹公司主张贷款750万元,提供借据、转让凭证等主要证据。她的,蒋旭、葛世义的电话记录,公安机关的对账单,资金到账明细表,上述证据一方面,借记单上的印章虽然是真的,但属于汇鑫公司,借记单打印在汇鑫开发公司的信头上,DEB上的印章。借据属于黑红色,即先戳后打,不符合书写习惯,故借据条款的形成不规范,存在明显缺陷。仅在这种情况下,不能作为判断借贷关系存在的依据。需要结合相关证据进行进一步判断,另一方面,金红公司的其他证据不能证明所涉及的贷款关系事实的存在,尽管蒋旭、葛世毅表示存在750万元的贷款关系,但他们明确拒绝为金红公司出庭作证。他们的陈述没有得到相关证据的支持,与公安机关王国忠的询问记录和王新地的陈述所反映的事实有明显的矛盾,因此,蒋旭和葛世毅的证词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尽管详细的陈述资金到位ST记录了汇鑫公司向金虹公司借款750万元的事实,该证据为复印件,无任何人签字,无其他相关证据可核实,不具备证据资格,也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此外,金虹公司无法提供证据证明其在申诉书中陈述多次要求贷款,汇信公司已归还贷款50万元,金虹公司第二审提交的证据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反腐败法》第四十一条规定的新证据情形。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它不属于第二审的新证据,也不能证明其所主张的事实。

案例三:大连新海洋机械有限公司、大连旅顺中鹏实业有限公司《销售合同纠纷再审民事判决书》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第143号大判决书法院认为,首先,从举证责任的角度来看,本协议是中鹏公司的证据。主张新海洋公司赔偿150万元。举证责任由中鹏公司承担。。新海洋公司不批准协议并提交身份证明申请。根据鉴定结论,本协议新海洋公司印章的加盖时间与2011年5月4日另一公司相似,本协议约定的加盖时间为2010年5月28日,相隔近一年。应认识到中鹏公司提供的证据存在缺陷,应提供进一步的证据予以支持,但协议的真实性并未提供充分的证据,正式而言,协议没有法定代表人或代理人的签字或盖章。公司印章既不在公司名称上加盖,也不在付款时加盖,与本协议的一般形式不符。

其次,从协议内容来看,新海洋公司将于2010年5月28日起分期或以原材料形式支付赔偿金,并将于2011年12月31日前全额支付150万元。2011年6月20日,中鹏公司向新海洋公司出具了欠款明细表。中鹏公司还欠新海洋公司材料847874.8元,并于2011年底达成偿还协议,清代如双方于2010年5月28日达成协议,中鹏公司欠信阳材料80多万元,生产资金不足,应向信阳网请示。本公司按本协议约定支付150万元赔偿金,但在诉讼过程中未要求信阳公司履行本协议,这与常识不符。

第三,新海洋公司在再审中提供了新的证据,即公司年检材料的两页和证人李文生的证词,根据新海洋公司的声明,其企业年检材料中的法定代表人王德胜的签名不属于SIG。内德自己。中鹏公司相关人员在委托中鹏公司对其企业进行年检的过程中,有可能签署中鹏公司相关人员的签名,证人李文生也出庭作证,证明他已将新海洋公司印章交给中鹏公司王鹏,办理年检。在新海洋公司工作期间进行的调查,即使这两个证据不能直接证明彭公司在协议制度下所做的伪造行为,也足以使人们对彭公司印章的合理性产生怀疑,因为这有利于新海洋公司印章的管理。另外,在形式上,无论是鹏公司还是新海洋公司的印章,都没有在公司存款的名称或时间上盖章,也没有在协议中加盖鹏公司的印章,对协议的真实性提出质疑。

综上所述,法院再审认为,2010年5月28日的协议在本案中存在争议,在形式和内容上都存在许多疑问。属于证据的重大缺陷,中鹏公司应承担举证不成立的不利后果,原第二审认为,新海洋公司在本协议中向中鹏公司支付150万元赔偿的意图,应在真实的前提下明确。协议的性质和有效性。现在对这项协议有许多疑问。如果真实性不能得到确认,则不适合以不充分的真实性和有效性证据为依据来判断协议。再审会纠正这一点。

案件四:原告张宏斌、原告新密华远白板涂料厂(以下简称华远涂料厂)债务纠纷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郑敏安杰507。法院认为,华远涂料厂与张宏斌的债权债务关系明确,张宏斌对华远涂料厂的债务是证据。

双方争论的焦点是2006年11月18日的证明书能否证明债务已经清偿。

张洪斌说,证书是他向华远涂料厂支付欠款后形成的,证书由张洪斌写,杨建涛和华远涂料厂公章确认,但根据华远涂料厂负责人的陈述和证人的证词ESS班馆大厦曾张红彬花垣涂料厂在空白纸上盖印公章,司法鉴定结论也发现证书印章前盖章,内容写在后,因此花垣涂料厂的印章是真的,张的证明。洪滨的说法是错误的。这与日常生活的经验不符,张宏斌写的原始欠条仍由华远涂料厂保管。因此,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原审不可信、不正确,有待确认。

免责声明版权声明此公共编号对复制和共享的内容中立,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如果源标记错误或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通知我并立即删除。

1。本文由周亚波律师分享。联系电话:18291907823(童伟信)。主要研究对象有公司法、合同法、各种金融平台的权利保护和婚姻继承。

法律事务公共编号最显著

每天晚上8点等你品尝

如果您感觉良好,请将分析和建议转发给您的亲朋好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