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务项目部负责人私自签订合同,并加盖公章。为什么承包人要背诵560万元

判断的主旨
1。施工单位设立项目部,具体负责施工项目的有关事宜。项目部负责人由承包人指定,项目部负责人由承包人委托从事有关民事行为。因此,项目部负责人应被视为履行职责的行为,承包商应是合同的主体。

2。施工承包人设立的项目部负责人具有代表承包人的形象。负责人是一种对外界的法律行为,这使得相对人有理由相信他是承包商的代表。

三。建设工程的承包人与设立的项目部负责人签订的内部协议,不具有外部效力,不约束合同以外的第三人。

(注:以上裁判员要点的编辑对有效判决的原因进行了总结。对原案要旨可能有误解。读者可以参考以下案例。)
李桂东、大连永和圣地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尚承民、袁祥国买卖合同纠纷
案例索引:

一审:辽宁省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安民三号第13号

第二审: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第200号

再审: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人民法院第五号

案例来源:

中国司法文书网

正式生效判决法院的法官:

高科、王国贤、苏果

生效判决日期:

2016年9月12日

本案当事人: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李桂东。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大连永和圣帝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原大连圣达克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尚承民。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袁祥国。

有效判决结果:

一是撤销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民事判决第200号和辽宁省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民事判决第13号。

2。判决生效后10日内,大连永和圣地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向李桂东钢铁支付违约金560万元。

三。驳回李桂东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听证会:

经辽宁省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审查,2011年2月23日,升达公司与辽宁宗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宗骏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同意宗骏公司将部分公共关系承包出去。宗君美新庄园至圣达公司建设项目。

在签订上述合同之前,圣达和尚成民于2011年1月1日签订了宗军美新庄园项目分包协议,主要内容如下:一是项目部承包商不能再分包该项目,所有物业和工程结算在运营过程中属于对个人,承担本项目约定的一切法律责任;三是尚成民在集团公司的监督下独立经营管理,本项目为尚成民与开发单位的合同。在施工过程中,商成民与开发单位联系一切事宜,第七,工程价款的结算与支付:1。圣诞老人按工程总成本的7.5%收取税金和费用,圣达公司收到建设单位支付的工程进度款,扣除应计费用和税金,并在转账支票到达后3天内支付尚成民。(金额已包括但不限于尚成民的工资、农民工工资、所有社会保险费、机械费、升达公司应付材料费等)Uuuuuuuuuuuuuu 5.建设单位支付的工程款不得被双方挪用,所得款项全部用于工程支出,保证工程顺利进行;尚成民挪用工程款,影响尚成民工程进度和工期的,尚成民储备。向盛达公司索赔的权利;第十五和第二,尚成民的权利和义务:3。商成民对承包的建设项目的盈亏负责,因此,在建设或施工过程中发生的材料、工人工资和外债等一切费用均由商成民承担,法律责任由商成民承担;16.法律责任:3.尚成民以升达公司名义,未经特别授权,擅自签订合同、协议,并私封的,由尚成民承担责任,尚成民赔偿给圣诞老人造成的一切损失。

2011年5月14日,尚成民(甲方)与李桂东(乙方)、袁向国(担保人)签订钢材购销合同,约定李桂东按其要求向尚成民供应建筑钢材,付款方式双方约定,所供钢材以现场监理或保管人签字验收,剩余50%货款一个月内付清,逾期200元/吨,300元/吨,本合同由尚承民、袁向国签订。

2011年5月18日,升达公司出具委托书。内容如下:1.委托沈阳分公司经理刘牟对美新庄园2期工程进行全面监督管理。委托尚成民为项目负责人,履行施工现场工程技术、质量、安全生产、文明施工、施工管理人员、机械配备、农民工工资核算、工程进度合同履行、合同履行等各项权利义务。工程款结算的编制和验收。工程款的收支及工程竣工验收由工程技术副总经理王哲清、升达公司财务负责人郝春玲签字,并加盖升达公司财务专用章和发票。

2012年6月1日,尚成民、刘牟向李桂东出具了借据,内容如下:截至2012年6月1日,升达公司欠李桂东钢筋赔偿金、违约金560万元,借据上有尚成民、刘牟的签名,并加盖圣达公司公章。公司及密新庄园项目部盖章,当日尚成民、刘牟向李桂东出具授权委托书,内容如下:升达公司、美新庄园项目部自愿委托宗军公司从美新庄园二、四期工程中扣除560万元,并支付D。直接委托李桂东向李桂东支付我公司及项目部欠款,委托书由尚承民、刘牟签署。同时,授权委托书上加盖圣达公司和密新庄园项目部公章。

李桂东还提供了34张仓单证明,2011年5月16日至10月18日,李桂东向美新庄园项目现场提供钢材1300.5535吨,共计支付7409046元;2011年5月17日至2011年7月28日提供了11张收据证明升达公司向李桂东支付了3302350元。付款单位:2012年6月22日,付款单位为宗军公司,付款单位为圣塔公司,收据为李桂东560万元钢筋付款专用收据。收据上盖有圣塔公司财务专用章。

根据升达公司的申请,一审法院于2014年1月10日委托辽宁仁和司法鉴定中心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主要内容如下:1。2012年6月1日授权书中大连圣达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印章与2005年2月1日原印章登记表中大连圣达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印章不同。大连圣达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2012年6月1日的《所有权清单》中的印章与大连圣达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2005年2月1日的《雕刻印章登记表》原件中的印章不同。2012年6月22日特别收据(0077719)

李桂东以升达公司、尚成民、袁向国为被告,向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要求三被告共同承担连带支付义务。共支付李桂东货款351万元,违约金209万元,共计560万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辽宁省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裁定,圣塔公司将梅新庄园二期工程分包给尚成民。根据双方签订的分包协议的规定,尚成民独立管理承包工程,自负盈亏。经营过程中的一切财产和工程结算归个人所有,施工过程中发生的材料费、工人工资、外债等一切费用由尚成民承担,由此产生的法律责任也由尚成民承担,同时同意尚成闵没有以升达公司名义私下签署合同、协议和印章的特别授权,升达公司是一种个人行为。涉及经济补偿的,尚成民承担责任,赔偿升达公司的一切损失。

本案中,钢材购销合同由李桂东、尚成民、袁向国签署,未加盖升达公司印章,李桂东虽于2012年6月1日提供尚成民、刘某签署并加盖圣达公司印章的欠款及委托书,以证明圣达公司应负责支付拖欠款项和违约金,根据一审法院委托的鉴定机构对文件的审查鉴定结论,确认委托书中的欠款及圣达公司的印章和转让,并由升达公司存档样品印章。公司在公安机关的印章不一致,李桂东2012年6月1日提供的升达公司印章及授权书不真实,结合2011年5月18日圣塔对尚成民的授权委托内容及上述美新庄园项目S的相关规定。转包合同约定,尚成民无权代表圣塔公司就争议项目签订销售合同,李桂东作为合同的相对人也应承担举证责任。他不仅要证明代理行为有合同文件、公章、印章等客观要素,而且要证明他在订立和履行合同过程中已经履行了合理的谨慎义务。他认为演员有诚实、无过错的证明权。但是,李桂东没有对此增加证据,为了证明尚成民与李桂东签订销售合同的行为不构成禁止反言代理,尚成民与李桂东之间的业务关系依法存在,李桂东提供的34张仓单和11张仓单只能证明李桂东实际向尚成民供货的数量和金额,以及尚成民已支付部分货款,但无法证明李桂东与升达公司之间的贸易关系,收据上记载的付款单位虽为圣达公司,但未被圣达公司认可,且记录在案。EIPT仅为李桂东的单方会计凭证,未经圣达公司盖章确认,因此,李桂东对升达公司未付货款和违约金的索赔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李桂东索赔尚成民拖欠351万元,违约金209万元,鉴于双方合同中未约定的货物单价、数量和总价,根据提供的34份仓单中记录的货物数量、单价和金额。李桂东提供的货物总量为1300.5535吨,总金额为7409046元,同时根据李桂东提供的11张收据,收到的金额为3302350元,还欠的金额为4106696元,但根据李桂东的付款要求在2012年6月1日的欠款中记录的351万元欠款和209万元违约金中,尚承民承认欠款,支持李桂东提出的560万元诉讼索赔。

关于李桂东关于袁祥国承担连带责任的主张,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九条、第二十六条的规定,购销合同中没有担保人袁祥国规定的担保方式和担保期限。根据本合同第五条规定的付款方式,所供螺纹钢、线由现场监理或保管人签字认可。货物到港卸货后,承敏仍支付货款的50%,剩余50%将在一个月内付清。袁祥国承担的担保责任为6个月,自2011年11月17日起至2012年5月17日止。在此期间,李桂东没有要求袁祥国承担担保责任,他向法院提起诉讼的时间是2001年,2002年11月29日,袁祥国的担保责任期限已经过,担保责任依法免除,李桂东主张袁祥国承担担保责任。不支持F担保。

一审法院判决:一是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尚承民向李桂东支付了560万元的赔偿金和违约金;二是驳回了李桂东的其他诉讼请求。

李桂东拒绝接受一审决定,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
第二审: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第二审裁定,李桂东与尚承民签订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内容没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初审法院认为合同是有效和正确的。

圣达公司是否应该承担责任的问题,因为合同主体是李桂东、尚成民和袁祥国,而升达公司不是签订销售合同的主体。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原则,不应承担责任,李桂东认为,尚成民为圣达公司设立了明显的代理机构,此案的事实是,圣塔和尚成民签订了分包合同协议,明确规定尚成民应承担自己的利益。合同工程的技术转让和损失,以及尚成民所发生的所有建筑或材料、外债和其他费用应由尚成民承担,虽然李桂东于2011年5月18日提供了升达公司的授权书,但本授权书是在李桂东和S之后签发的。韩成民签署了销售合同,表明郑民在签订销售合同时没有向李桂东出示授权委托书,李桂东在签订销售合同时没有将合同相对人视为升达公司,尚成民向李桂多出具的授权委托书2012年6月1日的NG和2012年6月22日收据上加盖的升达公司公章不是升达公司的公章。由于升达公司的公章是伪造的,李桂东检查疏忽,有过错,因此李桂东声称,尚成民的案件构成了升达公司代理权不可反悔的不充分理由,不予支持。

另外,李桂东认为,尚成民与圣达公司签订的合同无效,圣达公司应承担连带责任,由于本案属于销售合同的法律关系,故圣达与尚成民的施工合同关系的效力不在本案范围内。对于本案,本案也不能根据施工合同协议书的有效性确认Santa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李桂东的上诉理由无效,不支持。

关于免予袁相国一审法院判决担保责任的问题,由于袁相国没有规定尚成民的担保期限,根据《担保法》,担保期限为六个月。一审法院认定李桂东在保证期内未主张权利,且已过保证期,二审期间李桂东未向保证人袁祥国提供其主张的证据。因此,李桂东关于担保人袁祥国应当承担担保责任的主张是不完全正当的,也没有得到充分的支持。

第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李桂东拒绝接受上述民事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再审:

在再审中,李桂东提供了新的证据,即:1。辽宁海城市人民法院(2014)海城刑法第一性质第325号刑事判决书,刑事判决认定升达公司、刘牟、尚承民均构成拒绝支付劳动报酬罪。声明被告单位大连圣达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于2011年2月与辽宁宗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合同协议,大连圣达科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承建了西柳宗军美新庄园二期工程,被告刘某受盛达公司委托。全面监督和管理项目。被告仍然负责这个项目。海城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保障监察令确认,大连升达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拖欠工资6343802元,证明刘牟、尚成民为孙达公司职工。

2。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张建明诉升达公司、海城西柳建设有限公司民事判决书(2013)中民二号第277、27号、中民二号第25号,上述判决认定梅新庄园二期工程由圣达公司承建。尚成民拥有圣达公司授权书。梅新庄园项目部的正式章程已经存在,并在施工过程中实际使用。尚成民、刘某代表圣达公司行事。李桂东认为,此案也应认定为同一案件,并判令圣达公司承担民事责任。

三。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年)大民三终民事判决第331号、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年)沈忠民二终民事判决第2827号,证明2011年1月1日,升达公司与尚成民签订劳动合同,并于2011年1月1日签订劳动合同。规定劳动合同期限为2011年1月1日至宗君美心庄园二期工程竣工结算。他们之间有劳动合同关系。尚成民是一种责任行为。

鉴于各方对前三套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法院予以确认,根据上述证据,可以得出结论:美心庄园项目部是由圣达公司设立的负责马宗君美心二期工程的机构。此外,尚成民和刘牟作为项目部领导,专门负责项目涉及的施工活动。

此外,在再审期间,法院收集了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2012)宾堂民初5796号张建明诉升达公司、海城西柳建设有限公司租赁合同纠纷案件的法庭记录,并组织双方对法庭记录进行了质证。盛达公司在法庭记录中称,宗俊美新庄园项目二期工程由公司实际施工,项目部已成立。项目负责人尚成民,和尚刘成民为公司员工。

本院认定的其他事实与第一、二次审查认定的事实一致。

最高法院认为,围绕当事人的再审请求和再审法院审查的事实,本案存在两个主要争议点。一是永和公司是否是钢材购销合同的主体,是否承担付款责任。另一个是在这种情况下仍欠项目资金的金额。

第一个重点是永和公司是否是钢材购销合同的责任主体,是否应承担责任,一是涉及美新庄园的二期工程以圣达公司名义承包施工。根据圣达公司与尚成民签订的《宗君美心庄园项目分包协议》,圣达公司于2011年5月18日出具的《委托书》,圣达公司在另一个有效案件中的刑事判决,民事判决中的自认以及法院认定的事实,美心可以识别。庄园项目部是圣达公司设立的专门负责项目建设的部门。尚成民、刘牟是圣达公司任命的负责项目建设管理的项目负责人,虽然永和公司否认尚成民、刘牟是升达公司的员工,但尚成民、刘牟是否与升达公司有劳动合同关系,这是拉波的意思。r不论是否有法律依据,根据现有证据,尚成民和刘某均受升达公司委托从事与本项目有关的民事行为已足够。梅新庄园项目部和尚成民已开展了涉案项目,海关的行为可能代表圣达菲公司向外界提起诉讼,并在天津滨海新区张建明诉升达公司和海城西柳建设有限公司案的法庭笔录中。升达公司人民法院已承认梅新庄园二期工程是公司的实际建设,并成立了项目部。项目负责人尚成民,和尚刘成民为公司员工。

其次,虽然钢材购销合同是以尚成民的名义与李桂东签订的,但2012年6月1日,尚成民与刘向李桂东签发了借据,借据上盖有圣达公司和密新庄园项目部的印章,虽然借据上的圣达公司印章与公司备案章,对尚成民和尚刘某签字人用密新庄园项目部印章签署借据无异议,梅新庄园项目部尚成民和尚刘某签字,不仅说明拖欠付款的事实,而且说明项目部梅新庄园批准尚承民与李桂东的钢材购销合同。如上所述,美心庄园项目部由圣达公司成立。圣达公司委托尚成民、刘某负责项目部工作,因此,升达公司应被视为尚成民与李桂东钢铁购销合同法律关系的当事人,并受购销合同的约束。

第三,尚成民是否是涉案项目的实际建设者,不属于审判范围。根据圣诞老人与尚成民签订的分包协议,圣诞老人声称美心庄园项目部不是公司设立的。尚成民独立建设本案涉及的项目,未经特别授权不能代表圣诞老人,属于其与尚成民的内部协议,具有外部效力。

第四,虽然李桂东与尚成民签订了钢材购销合同,但尚成民当时与升达公司签订了项目分包协议。项目部承包商的身份已经确定,他必须在升达公司的监督下独立运营和管理。因此,李桂东有理由相信,尚成民和上大代表升达公司签订了钢材购销合同,2011年5月18日,圣达公司出具了《委托书》,涉案钢材购销合同的执行过程也证明了李桂东是升达公司的股东。代表圣达公司签订的《钢铁购销合同》,购销合同的法律关系也得到圣达公司和美鑫庄园项目部的认可,升达公司辩护称,尚成民和李桂东用升达公司的假印章伪造了《菊的委托书》。2012年1月,试图指责公司。李桂东不是真正的对手,也没有事实依据。

综上所述,法院认为美心庄园项目部成立为升达公司,刘、尚成民为公司员工,具体负责项目。因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在本项目建设过程中,尚成民、刘两人签订钢材购销合同,发放拖欠货款,应视为升达公司履行职责。企业法人对其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工作人员的经营活动承担民事责任。因此,升达公司应对其员工尚成民、刘牟在本案涉及的钢材购销合同中的民事行为承担责任。

关于欠款金额,李桂东一审诉讼索赔货物351万元,违约金209万元,合计560万元,永和公司再审法院认定一、二审判决确定的欠款本金为3.51元。但违约金金额未确认。认为尚成民和李桂东在钢材购销合同中约定的违约金数额过高,不应予以支持,我们认为,根据原判决,李桂东最后一次供货是在2011年10月18日。由于尚成民和密新庄园项目部拖欠款项,双方于2012年6月1日以拖欠形式确认了拖欠款项和违约金金额,同意从宗军公司结算项目款中扣除,直接支付给李桂东,该声明确认,双方均已支付违约金。RTI已经表达了他们的真实意图,违约金的数额目前还没有付清。因此,不应认为违约金数额过高。永和公司提出的违约金数额应当调整的抗辩无效,法院不予支持。

李桂东在再审法院要求袁祥国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本案钢材购销合同未约定保证人袁祥国,当事人对保证方式和保证期限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九条的规定,担保责任按照连带责任担保和《钢材购销合同》袁相国第五条的担保方式承担,并规定了付款方式。所供钢材须经现场监理或保管人签字验收。货物到港卸货后,50%的货款由成民支付,其余50%货款在一个月内付清,由于李桂东最后一次供货是在2011年10月18日,根据合同规定,尚成民的债务履行期限为2011年11月17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二十六条的规定,连带责任担保的担保人与债权人对担保期限没有约定,债权人有权要求担保人在独立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六个月内承担担保责任。履约期间。举证责任。在合同约定的保证期间和前款规定的保证期间,债权人不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免除保证责任。因此,袁祥国承担担保责任的期限为2011年11月17日至2012年5月17日,李桂东未要求袁祥国承担担保责任。截至2012年11月29日,他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已超过法定担保责任期。原判决免除了袁祥国的担保责任,确认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法院拒绝支持李桂东关于袁祥国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主张。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仍承担支付责任,驳回李桂东对圣达公司的诉讼请求是适用法律上的错误,应当予以纠正,最高人民法院作出上述判决。

(来源:法兰西帝国甘国明校勘)

(85)